Nora_有时时

一担叶,二担柔,cp黄叶,柔姐女友粉

【叶修中心】八千里路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谨以此文,致叶修,致那些所有为了理想与信念奉献一生,那些成功或失败的殉道者们,他们始终值得敬仰。

       
        雪下大了。

        叶修点起一根烟,红光一点在被一片白色皑皑与星光颇为暗淡的漆黑割裂开的夜晚中显得尤为明显,他吸了一口烟,甩了甩头上的冰碴,继续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走去,杂乱的脚印很快盖住了前人。

        前方的霓虹灯闪亮,虽在黑夜之中,却并不会看不清前路。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低笑私语,没有人注意到一个独行的人,他走到了路的尽头,推开了门。

        路很长。

        十五岁的叶修这么想着,他从北京到杭州,拖着叶秋的行李箱,未成年人的身份证,没办法住旅馆,也是怕一住店就被抓到捉拿回家,叶秋准备的钱不多,买完火车票后就所剩无几,只好每天靠面包和矿泉水过活,夜里找个网吧,凑合一晚上。有时也会摇摇头想,叶秋这小子,也不知道多赛点零花钱进来,走这么一趟,也不知小少爷自己受不受的住。

        他没有买双程票,因为他知道自己不会回来,至少是不会这么早。

        即使艰难,但路上的风景却那么好。

        他遇上了荣耀,一开始听着苏沐秋那家伙满世界嚷嚷着,他也曾不置可否,但当把卡插入了卡槽,音乐声响起,当显示屏再一次亮起来,平日里嘈杂的网吧在那一刻显得那么安静,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静的心却开始狂跳了起来,不知起始,仿佛每一次盛大的宿命中的相遇。

        他知道他遇到了自己一直想要的。

        荣耀,胜利,而一切胜利的极致,就是冠军。

        是了,叶修微微眯起眼,一切就是从那时开始的,那家网吧,少女与少年们,一个踌躇满志的老板,才有了后来所有的一切,那场十五岁的夏天的梦,如今忆起,恍如隔日。

        当却邪横扫战场,带起魔法炫纹和绚烂的火光,当世人疯狂又崇拜地呼喊起斗神的名字,当他站在台下,看着耀眼的璀璨的灯光下,看着站在舞台的最中央,他的队友们捧起象征着三连冠王朝的丰碑,他笑了,那时还是年少轻狂,旧时白马轻裘少年郎。或者他只是靠在墙的背面,在明明暗暗的灯光中点燃了一支烟,却依旧笑得张扬。队友冲下台来,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将他簇拥在最中间,那个最应该站在灯光之下获得鲜花与掌声的人,他们把奖杯高高举起。

        我们是冠军!他们说了一遍又一遍。

        淡定淡定,又不是第一次了,我们嘉世,最不缺的,就是冠军,悠着点。有人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扬起眉峰,发表了这番说出去可能会被其他队伍组团套麻袋的见解,被其他人笑骂。

        总也不嫌多多啊,他笑着说。

        你要走了?

        曾经一起奋斗的伙伴一个接一个地离去

        而他依然留在这里,独自前行。所幸,有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这里,更多与他志同道合的人,但与其说是伙伴,不如说是劲敌,却是在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奋斗。

        后来,这其中的很多人,成为了他最好的朋友,和一生的对手。

        当理念已经无法兼容,当裂痕已经无法消除,当猜忌和不甘牵扯着曾经的友人,他们渐行渐远,最终,一切无法挽回。

        时光回转到他推开那扇顶上霓虹灯闪烁着四个大字“兴欣网吧”的大门时,又一个传奇的开始,即使路途崎岖,多年后人们传颂着他的故事他的名字,而那时,道阻且长。
 
        最初只有一个人,然后是三个人,再是三三两两地慢慢有人聚在他身旁,到后来,浩浩荡荡。

        当他说,他要拿冠军的时候,他很认真,而那时几乎无人相信。
        他笑着打出“冠军之队,王者之师”时,却并非一句笑语。
        一个退役重来的选手,和一位豪门队长,说出这句话,哪怕同样的坚定,却是完全不同重量,那样沉甸甸的信念与信仰。

        即使你是曾经的第一大神,在这个已经完全商业化的职业联盟,带着一只草根新队,又能翻出多大的水花呢?
        但她一直这么相信着,一如她一直陪在他的身旁,到后来是她和她,后来是他,后来是他们,后来他们拿到了冠军。

        我们是冠军的呐喊,再一次回响在萧山体育馆的会场。

        我们!是冠军!

        冠军!!

        到如今。

        “怎么,领队,你怕了?”
        一向温文尔雅的人挑起眉毛,嘴角是轻松的笑意,用上了领队这一现在常常用来调侃的称呼。

        其他人也看着他。

        他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国家队队服外套,披在身上,也笑了起来,“怎么可能,我可是职业选手。”

        “走吧,哥带你们去拿个冠军!”


生日快乐呀,我的荣耀之神